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脚印

简单记录生活,如此而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随手丢弃的  

2017-06-17 07:07:37|  分类: 教师成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:乡下阿春
一张旧报纸,中国教师报,日期2015年11月11日,随手就要扔弃。
看到一个标题:嘘!听这个台湾教师讲什么!
被吸引,就读了读。
摘几句。
1
 她叫李玉贵,台北市国语实验小学教师。
2010年台湾“师铎奖”获得者,曾在各地做过3000多场教师培训讲座。
在本次会议上,她选择了一个非常细小的切口——课堂里的声音。
  “课堂里的声音,无论是谁的声音,都代表着话语权。”
李玉贵说,“老师每天都要想到,我在教室里的音量、音质和发言的权利,与学生是不平等的。”
  在李玉贵看来,课堂里的声音,恰恰反映出教育品质的差异。
因此,对于教师该如何去教,她给大陆同行的一个衷心建议是:
在课堂上,教师说话的声音、说话的时机、说话的权利,都要自觉地后退、回收。
 反思:
我自以为自己在课堂上是民主的,和孩子们是平等。
读到这段文字的时候,对自己做法有了怀疑。
因为我从未想到自己代表着更多的话语权,与学生是不平等的。
我要向李玉贵老师一样,注意自己说话的声音、说话的时机、说话的权利。
要自觉地后退、回收。
2
几年前,李玉贵去日本访问,特意去了教育学者佐藤学的学校。
在谈话中,佐藤学问大家:“一节课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?”
  问题似乎有些大而无当,李玉贵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
佐藤学说,课堂的第一个教学目标,是要让所有学生有这样的意识:不管教师讲过多少遍,只要自己还不会,就可以放心地对同伴、对教师说,“我还不会,我还听不懂”。
 反思:
这样课堂才是安全的课堂,这样的教室才是润泽的教室,只有民主、平等、包容的老师才能打造出这样的课堂。
这不是一节课的目标,而是每节课的目标,日日、月月、年年,长期累积,才有这样的氛围。
我的课堂离这个目标有多远呢?
3
李玉贵邀请佐藤学走进自己的课堂。
在这节课上,学生展开小组合作,许多小组的讨论热烈而精彩。
然而,佐藤学对此视而不见,他最关注的恰恰是一个看似很不成功的小组——
  “老师刚才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一个学生问。
  “其实我不太懂。”另一个学生说。
  “那会不会是这个意思……”一个学生开始揣测。
  “如果是这样,我的看法是……”旁边的学生有点开窍了。
 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佐藤学的注意呢?
“当一个人大声说话的时候,其实说的是他的已知。”
佐藤学说,“好的课堂是重视未知、重视不解的课堂,是从学生‘不会’出发的课堂。”
反思:
读到这里,我感到惭愧。
我的课堂上,我喜欢那些热烈的声音,我让他们代表全班发言。
我希望这些精彩的发言也被听课的其他老师听到,证明我课堂的精彩。
关于那些不合作的小组,我选择忽视、、、
其实,他们才是最该被关注的。
这一刻,我才明白了什么是“静悄悄的革命”。
4
 李玉贵这样表达自己的教学观:
“在课堂上,教师永远要退居次要地位。一个好课堂,是上着上着教师就不见了的课堂。”
 反思:
读至此,我不禁陷入沉思。

没有随手丢弃。
幸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6月17日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